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欧冠 > > 高价引援 或将不再

高价引援 或将不再

(原标题:高价引援 或将不再)

高价引援 或将不再

上港前后两任外援“标王”的纪录或许将保持很长一段时间。新华社图

昨天下午,中国足协正式向各俱乐部发出关于征求《2017年夏季注册转会期收取引援调节费用相关规定》、《U23球员参加2018年中超、中甲联赛相关规定》的通知。通知中,中国足协明确规定,亏损俱乐部每笔外援支出不得超过4500万元人民币(约600万欧元),每笔内援支出不得超过2000万元人民币。

按照足协的时间表,各俱乐部必须在6月18日之前交回相关反馈意见。

高价引援被限制

在这次新出炉的规定中,关于引援调节的价格杠杆被明确。从2017年夏季转会期开始,亏损状态的俱乐部将被征收引援调节费,但如果引入的外援不超过4500万元人民币/人次,内援不超过2000万元人民币/人次,则将调节费全额返还,但只能用于俱乐部青训,如超过上述引援标准,调节费则不会返还。此外,足协在实施细节中也堵住了一些可能存在的漏洞,比如以租借等方式从海外关联俱乐部引援,若费用低于原俱乐部引入该球员时的转会支出,则以该支出为基数收取调节费用。

引进外援的身价越来越高,国内球员转会的身价也水涨船高,是中国足球近年来引发全球瞩目的一个焦点。

2011年7月2日,广州恒大以1000万美元的身价购入孔卡,打破了之前由克莱奥保持的320万欧元的中国足球转会纪录。随后,外援身价连年攀升。2016年初,巴西人特谢拉以3840万英镑的转会费,从顿涅茨克矿工队加盟江苏苏宁,成为中超新标王。但特谢拉在标王位置上屁股还没坐热,很快在2016年夏季转会中,他的巴西老乡、“绿巨人”胡尔克便以5580万欧元的转会费、38.4万欧元的周薪加盟上海上港。原以为成为“亚洲最贵外援”的胡尔克能将纪录保持一段时间,结果仅过半年,前切尔西中场奥斯卡加盟上港,便把胡尔克从标王的宝座上请了下来。

但与外援身价越来越高相比,中国足球的水平并没有明显长进,12强赛国足濒临出局就是最有力的佐证。同时,由于外援身价泡沫成分太大,欧洲足球圈一度有“想挣钱去中超”之说。

仍有问题需要细化

足协新政限制高价引援固然初衷良好,但是基于现在中超联赛已经吸纳了大量天价外援的事实,新的引援政策确实还有很多问题需要思量。

首先,现有强队或者队中已经拥有超级外援的俱乐部势必是新政的受益者,在中小球队无法靠外援提升实力的情况下,中超、中甲基本上将维持目前的格局,强队恒强,弱队几无翻身的机会。

其次,无法引进身价更高的外援,目前各支球队能否保留现有外援就成了关键,不少球队也开启了和外援的续约谈判。在新政面前,很可能会出现大牌外援以加薪为条件续约的局面,而这也将势必加重俱乐部的财务负担。

再次,引援调节费政策的出炉可能会造成中超转会市场的停滞。因为转会费被限制,卖了可惜,干脆留在队中以防万一,在这样的思路下,确实可能造成国内球员的囤积和浪费现象。同时,自由身球员肯定会成为香饽饽,天价签字费的现象有可能应运而生。

最后,外援的身价被限制,同时被限制的也将是中超外援的水平和能力。4500万元人民币的外援转会,不考虑汇率的变动,约相当于600万欧元。目前的中超球队中,恒大、上港、苏宁、申花、国安等多支球队的前场外援,转会身价都超过了这一标准,甚至在中小球队中,亚泰的伊哈洛身价都达到2000万英镑。建业引进的巴索戈,身价刚好在600万欧元,泰达引进的古德利为700万欧元,略微超出足协的规定。从这些引援中,也能窥探出未来中超外援的水准,大牌外援的时代可能将一去不复返。

U23球员至少4人

和引援调节费用规定同时出台的还有关于U23球员的使用规定。在中国足协的实施细则中,规定每支球队25人大名单中至少要有4名U23球员,18人比赛名单中至少要有3名U23球员,U23球员的首发人数和外援相同,总人次也要和外援一样。

可以预见,在新的具体措施下,各中超和中甲俱乐部必须要重视自己的青训和梯队建设,除了按照准入条件设置自己的梯队之外,还必须兼顾各个年龄段的梯队,唯有如此,才能满足U23球员使用政策的规定。如果32家中超和中甲俱乐部都能建立起各个年龄段的梯队,则竞技系列的青少年球员数量将迅速增长,整体青训的质量也会提高。

本报记者李立J148

链接

中国足协关于《2017年夏季注册转会期收取引援调节费用相关规定》

一、俱乐部的盈亏以俱乐部上交的2016年度财务审计报告资产负债表中注明的未分配利润项为依据。根据俱乐部的财政收支情况在2017年夏季注册转会期内(6月19日至7月14日),执行收取引援调节费用的政策,盈亏名单将在行业内进行公示。

二、关于引援调节费用的收取。经足协和第三方审计机构审查,根据国内、国际球员转会协议,对出于亏损状态的俱乐部收取等额的引援调节费用。俱乐部引入外籍球员资金支出不超过4500万元人民币/人次,内援转会费标准2000万元人民币/人次,缴纳的引援调节费用将全额返还本俱乐部用于青训,并不得抵冲俱乐部青训预算。如引援支出超出以上标准,则不享受此项政策,仍然等比例全额收取引援调节费用,该项费用全部纳入中国足球发展基金会。

三、俱乐部如果以租借形式从国外关联俱乐部引入球员,如租借费低于原俱乐部转入该球员时的转会费,则以原俱乐部转入该球员的转会费为基数收取调节费。

中国足协《U23球员参加2018年中超、中甲联赛相关规定》

一、2018赛季中超中甲俱乐部国内球员最多报25个,其中至少4个U23球员。如果满足不了,就不接受报名。

二、每场18人大名单至少有3个U23球员,首发11人里至少有1个U23球员。每场U23球员首发人数不得少于首发外援人数,在一场比赛里,每队U23球员实际累计上场人次不得少于外援实际累计上场人次,而外援累计上场每场不得超过3人次。如果违反,视为本场比赛弃权。

三、2018赛季的U23球员指的是1995年1月1日及以后出生的非港澳台的国内球员。

(原标题:高价引援 或将不再)